法制網首頁>>
            法治日報創刊40周年>>法治日報創刊40周年征文>>我與法治日報>>
            《法治日報》給我精神指引
            發布時間:2020-08-17 02:47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創刊40周年征文·我與法治日報


            □ 閉克武

            “還在剪報?”2020年7月15日,法治日報社駐廣西記者站站長莫小松一行到訪我的辦公室,看到我從最新一期《法治日報》(當時為《法制日報》)上剪下文章吃驚地問。

            是的,我還在剪報,不僅堅持剪報,還堅持讀書看報。辦公桌上,除了各式文件材料,書籍和報紙一樣也不能少。

            2015年,我從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鳳山縣人民法院緊急調任都安縣人民法院,當時的都安縣人民法院因為一些負面新聞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績效考評全市墊底。在連夜趕往都安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如何把都安縣人民法院拉出低谷?如何重振隊伍士氣、重塑法院形象?

            制度、隊伍、文化、宣傳……各種關鍵詞在我腦海里盤旋。我迅速想起《法治日報》。在鳳山縣人民法院工作時,《法治日報》曾對我們打造的山區巡回法庭進行報道,多家中央主流媒體跟進,把山區法官的愛民故事推向全國,成為廣西法院便民服務的一面旗幟。我想,一定要重塑都安法院的制度,重建法院文化,打造一支一流的隊伍,通過《法治日報》的宣傳提振士氣,讓都安法院實現逆襲。

            2017年3月,經過兩年沉淀積累,都安法院績效考評從全市末位躍居首位,成功由負面變正面,由落后變先進,得到各級領導的肯定。法治日報社駐廣西記者站記者到院采訪,讓全體法官、干警的士氣為之一振,看到大家踴躍向記者介紹變化的欣喜和前進的動力,我心中的巨石總算落下了。

            從2017年至今,《法治日報》多次對都安法院的工作進行報道,其中兩次得到時任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黃世勇的批示,這些珍貴的報道都被我們精心收藏,是我們奮斗的歷史記錄,更是我們前進的動力源泉。

            關于《法治日報》,我總感覺有割舍不斷的情感。我與《法治日報》結緣源于我的父親。我出生在上世紀70年代的農村,那個年代不僅物質缺乏,更缺乏文化營養。讀小學時,父親剛恢復小學教師身份,并對法治格外關注。雖然當時家里十分貧困,但他仍從微薄的工資里擠出一點錢來,自費訂閱了《中國法制報》(《法治日報》前身),作為全家的精神食糧。當時,我雖然對報紙內容一知半解,卻每期必看,也因此一輩子愛上了新聞、愛上了法律,翻閱《法治日報》一直沒有間斷過。

            讀高中時,我對新聞的熱愛更是達到了癡迷的程度。當所有同學在拼命復習迎接高考之時,我仍堅持每天必須到學校閱覽室翻閱《法治日報》,立志要圓新聞夢。高考后,雖然沒有考入理想中的新聞專業,卻陰差陽錯走上了法律專業的神圣殿堂。

            在攻讀法律的同時,我一直沒有放棄喜愛新聞的初心,在學校里擔任學校記者團副團長、校廣播臺編輯。其間,《法治日報》對我的幫助很大很多,可謂我的良師益友。

            1993年大學畢業后,我進入法院工作。初為法官,誠惶誠恐,猶如茫茫大海中找不到航行的目標。這個時候依然是《法治日報》點醒了我,在她刊發的每一期報道中,我關注要聞、深閱評論,汲取典型案例、工作亮點中的方法措施,從先進人物身上承接力量。她讓我看到了黑夜里的曙光,體會到了工作的快樂,更指明了前進的方向,讓我更加熱愛司法工作。和《法治日報》相伴數十年,無論順境逆境,它都是我工作道路上的指路明燈和精神指引。

            如今,我已擔任基層法院院長近10年,我勵精圖治、改革創新,在抓好審判工作和隊伍建設的同時,更多地思考注重法院工作與新聞工作的融合發展,打造了盧漢票工作室、訴源治理、黨建文化等多個工作品牌。《法治日報》等媒體極力推介了這些品牌,讓我感覺如虎添翼,事業得到更大發展。我一直堅信,也秉承初心,把《法治日報》當成良師益友,與她一路同行。如今,法治日報社已發展成集報、網、端、微于一體門類齊全的中央級主流媒體,我為她感到驕傲和自豪,也衷心祝愿不惑之年的《法治日報》更加燦爛輝煌!

            (作者系廣西壯族自治區都安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院長)

            征文投稿郵箱:zhengwen40@163.com

            責任編輯:吳迪
            相關新聞
            变态欧美另类重口味av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色视频